電影

院線通信|《紅雀》:瑪麗蘇情慾間諜文戲

假設發生在網路小說,基本上就是「快穿世界的瑪麗蘇」或是「掉入薩德式苦難的瑪麗蘇」,只是行經的世界(還)很少,苦難也不夠瑣碎折磨,還沒先突破貞節的地獄就大開金手指,這樣的類型。

推薦會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或《暮光之城》的女性來看這部,在羅曼史的「性」上還比這兩者更有突破。

假設發生在網路小說,基本上就是「快穿世界的瑪麗蘇」或是「掉入薩德式苦難的瑪麗蘇」,只是行經的世界(還)很少,苦難也不夠瑣碎折磨,還沒先突破貞節的地獄就大開金手指,這樣的類型。

如果可以維持前廿分鐘男女主角之間的:相遇之網,相遇之勢,梳理的姿態,共情的可能,分隔的命定…這樣的平行剪接。

如果可以細究往後種種與開場的末尾,女主角那《Viridiana》的拐杖女叩敲行經,在門上現形的苦怨,以及她用拐杖「打穿」霧中更衣室的,對真相不是追求,而是抓住它,然後擊碎的獨特性。就像訓練課程中解衣對峙強暴男,就像夜中主動上了男主角,就像結局她對「內鬼真相」的搓弄,粉碎……但這接下來的時間,卻只剩下展開前廿分鐘張力所剩下的空間,愈拉愈稀薄,重複的只是重複,而不是相映成更複雜的態勢,找出那存在於不假思索的假意之外的真心,或包裹出更緻密的核心,去尋求真/假辨別之外那凌駕辯證之外的泉源。

但都沒有。

或許,幹/不幹,給幹/不給,這種粗暴而坦率的真誠,可以顯現一些端倪,但是「到底為了是什麼」,迷失在她的各種說詞裡,在她可見的行為、言語(肯認中情局想要滲透所說的「主權」?)、(遙遠如背景板的母女,表淺爭鬥的叔姪)關係,甚至肉體本身都無法說服,一切變成一種套套邏輯:我會選擇如此因為我會選擇如此。最終只剩下這樣的故事邏輯:玩吹牛基本上說真話最後撒個謊就贏定了,而因為「如此」,我打算繼續玩下去。

只有一點點痕跡,在她獨自款款離場享受背身的、隱匿於世的掌聲後,回到開場那小小的房間裡,Grieg的協奏曲比如密文自話筒響起,像是很細的線,從開場那樣平行嫁接的世界被留了下來,沒有被稀薄的後續給鬆弛,不是透過那幾乎平白無故的性事和事後話所引線的


更多內容分享在臉書 ↓↓↓↓↓↓↓↓

https://www.facebook.com/wallysHT

如果喜歡文章,歡迎請我喝杯飲料。
可以掃QR code 或是點選
連結

0 comments on “院線通信|《紅雀》:瑪麗蘇情慾間諜文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