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野球

甲子園100回百景 :當我在看甲子園,我究竟看到了什麼

決賽的兩隊熠熠發光,甲子園100回的56隊也如群星環繞,有太多故事不被提及,太多風景不被矚目,程序記憶無從知曉,在肌理,在汗,在發炎作痛的新與舊、淺與深的傷口。 眼底直達的是夢想,新生也承繼,很近卻投映到另一個可能的世界,「如果那時候…是不是就…」。直達,是輸了就是輸了,但夢還留在那個位置。 還有更多的是,尷尬、瑣碎、針鋒相對、百無聊賴,更多是日常,被縫合在108道的針腳裡。這顆青春的球才能擲向夢。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一最後的夏天。

今年的確是「平成最後的夏天」。伴隨著朝日電視台採用的「夏疾風」主題曲,平成初期味,有些哀感的青春賽末點、那個明明結束卻彷彿無盡暑假的歌謠。

報德學園 對 聖光

離場的人,有可能永遠不會再回來。也有可能隔年再來,比如前年去年上場的優秀高一、高二生,和隊伍殺出地方大會重圍,再度踏上這塊聖地。像是去年以高二生入圍U18國家代表的小園海斗,今年出場令人眼睛一亮,這一年來真的變高又變壯了!外型從可愛的小黃鼠狼變成小熊,實力從鳥安(還是很厲害)時之敏者變成二壘打王嗚呼!

但是這回比賽,報德學園的打擊貢獻基本靠他。相較之下隊伍更具整體感,所以教人喜愛的聖光,卻遺憾敗出,聖光神似《鑽石王牌》監督也早早離場,一向籤運不好的悲壯感也反應在他們哭泣的劇烈挖土時的踉蹌,凄い是淒美的淒!

— — 某人在旁:妳就是喜歡看人崩潰啊。
我:對啊,因為你都不哭的(燦笑)。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二:為誰苦夏立中宵

排隊

拿棒與球的角鬥士,日本夏天的祭典,現場再熱,還是有人不畏熱累前來,為著熱淚盈睫熱血沸騰的時時刻刻。

那麼,要怎麼在搶佔先機和保留體力之間平衡呢?住在附近旅館去排隊,還是從遙遠的住宿點殺到現場呢?在熱門的場次(名校、準決勝和決勝)尤其要考量排隊的時機,一家人備好飲水、零食、好折凳,戰爭還沒開始,但感覺已身心疲憊。

附近豪強隊伍 — — 大阪桐蔭的比賽,才二回戰,凌晨已排隊大爆炸

比較圖片為春季甲子園大阪桐蔭比賽時(準決賽),我們七點半開始排本壘座位的狀況。最後位置還不錯。

大概七點半左右到的時候隊伍末端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三:
等待奇蹟的時候,最終沒有出現也是一種奇蹟

花咲德榮 對 橫濱

強強相爭,在後頭要咬上對方,在前頭的要回頭怒擋,變化可以很大,每一局也可以磨得很久。這一回九局下半滿壘,逆轉沒有出現 ,對於領先隊伍來說,這是屬於他們的平凡戰場上的奇蹟。結束後,兩種夏天開始,往向各自的命運。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四:
本屆引入 突破僵局制 才出現的最終兵器 逆轉X再見X滿貫X全壘打 大悲與大喜!

星稜 對 濟美

是奇蹟嗎?新的制度,突破了新的紀錄。這樣情形原本難以出現,制度讓一切變得經濟,連「緊湊刺激」這樣的感覺也更具效果,但終究反映箭在弦上時各隊的實力。機運、氣勢也都是實力。

於是,星稜追回失分的勵志奮鬥劇碼被逆襲;濟美(漫畫《鑽石王牌》的學校青道的藍本)善用壘上有人的氣勢運道晉級。

--傳說中棲息在甲子園的魔物:不是我、是風⋯⋯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五之六之七

親人的意志

燃燒殆盡的王牌(a.k.a. 在高中階段把投手玩壞) 以及

不良少年軍團傳奇

創制學園 對 下關國際

親人的意志

看這屆少年們的名字,比如「球雅」「壘」,可以看見雙親的寄望,更別提加油席上的父兄(時常也是OB)。看似類似的故事,但都是每個球員自己無從分享的 — — 背負期待、渴望成功、遭遇失落 — — 銘印在每個正確的配合流暢的動作血與淚的筋理。創志學園的王牌投手西純矢帶著去年因病故去父親的遺志來到了二回戰,投了179球在九局上半氣力用盡,被下關國際逆轉。

燃燒殆盡的王牌(a.k.a. 在高中階段把投手玩壞)

結束後他不禁痛哭捶地,哽咽地向學長們道歉,學長們各種拍拍抱抱(強打精神)安慰「沒關係」「還有來年啊」。
— — 某人:現在安慰有什麼用、是因為學長你們沒有養出個2號投手啊啊啊!

松坂大輔大概是當年投了250球、往後還可以活躍好一陣的例外。多少兒郎損耗、折戟於這個投手丘上呢,「最後夏天」不是浪得虛名啊。

不良少年軍團傳奇

下關國際又是另一個傳奇。大家喜歡看不良少年對下跪大喊「教練我想打球」的戲碼,或低偏差值奮鬥的「墊底帥哥(?)」,後者的代表白山已經回家(順便還帶起了女性不得踏上比賽場地的爭議),而下關滿足了大家對前者的需求,驚險地拿到了三回戰門票。所謂不良少年,或許還沒有強豪學校的情況險惡,抽菸喝酒等等違反(比如仙台育英前陣子的事件),還有更遠更遠,PL學園霸凌至死傷以及性侵的慘況……四棒ACE鶴田比較著名的事蹟,大概是「曾經因被予以這樣重任而落跑」(笑)。

但他回來了,而且會繼續投下去。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八:應援席上的非正選隊員,的賣萌。

無法正式下場的人們

年紀小可能不會成為正選隊員,實力太弱進步無望、終高校三年也可能沒法上場打球,那這些社員有什麼方式讓人們驚鴻一瞥呢?

受訪問時,有(以往)明豐的神秘舞蹈逗得觀眾和記者一樂,有的學校則吐槽地獄合宿(「是我們致勝關鍵」)、「監督是鬼」、或是把監督做成畫成奇怪的娃娃成為吉祥物,這裏龍谷大平安的小學弟展現日常訓練,就讓人萌得受不了。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九:享受比賽,無論如何,直到最後一刻

記得要快樂

本屆上一次這種清爽的時刻,是沖學園輸給大阪桐蔭後,開朗地鏟著紀念黑土裝進袋子(互相拌嘴「挖夠了吧」),以感謝的、明亮的心情面對終局。

這次八戶光星學院面對龍谷大平安強力壓制的比分,仍是盡力防守,比如中堅手漂亮的飛撲仍引得自家的監督拍手鼓勵。矢谷虎野站上打擊位置,一臉笑容,努力爭取上壘機會。直到最後,領先隊伍該得的分數不會留情,落後隊伍拚卻笑顏猶在。這是最嚴正的快樂。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十:打最好的球,自帶最好的BGM

強豪學校與它的吹奏樂隊

以往,我滿喜歡俗擱有力的〈Samba de janeiro〉加上「アゲアゲホイホイ」人聲版本

還有改編自DJ Ozma 〈六本木ツンデレラ〉(六本木的辛德瑞拉),變成某某學校的辛德瑞拉,如連結中仙台育英的唱詞變成:「 甲子園に恋した / 育英のシンデレラ / 本気の男の /一発勝負さ」。也滿符合小小年紀隻身離家到野球強校,為了輾轉踏上甲子園的賣身賣藝少年們的心境(?)

就吹奏部實力來說,其實滿多學校都不錯。在開放場地的樂隊,大編制固然實力壯大,即便小編制,善用配器也會有好的效果,比如讓三角鐵、鐵琴等高頻敲擊樂器比例加重,會特別輕快閃亮。沒有選入正選的部員,站在加油席引頸踏步,男聲齊唱也別有豪情。

而真論及棒球與管樂都威風風凜凜的強校,今年習志野沒有入圍,不談大阪桐蔭好像不行。潮流歌如動畫《進擊的巨人》〈紅蓮の弓矢〉就是他們引領風騷的。

去年夏季甲子園最可靠的男人、中村獎成〈チアソング〉,大概是該年度我最喜歡的應援曲,一聽到還會起雞皮疙瘩,想到在最關鍵時刻最危險情況他的完美發揮。今年卻還沒有等到最激動音樂和情緒交織的時刻。

〈チアソング〉這首歌是多麼美麗的反覆模進啊!雖然類似風格也有大阪桐蔭自創、現在藤原恭大的專屬歌曲〈You are slugger〉,但前者短促節奏比較具帥勁啊!

然而〈You are slugger〉這樣的長音慢磨,或許適合害羞內斂、壘上有人比較容易安打、上壘腳程奇快的四棒中堅藤原恭大

上面影片為,今年春季甲子園我坐在本壘席往應援區錄的〈The greatest show〉大阪桐蔭練的新曲,自電影《大娛樂家》),老歌但一如既往很有氣勢的〈We will rock you〉,粉絲癡迷祝禱歌〈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以及,和Konami合作的新曲〈Brand New Sky〉人聲大齊唱與管樂搭配很有趣。

附上其他音樂比較清晰的連結:
〈Brand New Sky〉

〈The greatest show〉
銅管那幾個音在現場尤其,讓胸腔超自然震動啊啊!

每個棒次都有專屬歌曲(視現場狀況也會作變化,尤其是比較後面的局數),連大阪桐蔭的吹奏樂隊也有自己創作、自己專屬的開場歌曲。連結中有新歌比如DA PUMP〈U.S.A〉,會讓啦啦隊邊跳邊唱著「come on baby Toin(桐蔭)」,比賽開場時的訪問中也有女孩子示範,真是羞恥地可愛啊。

可以去聽另一個大阪桐蔭新歌連發的連結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十一:上班族的悲鳴

報德學園 對 濟美

全國盛會,去現場何其奢侈。地方隊伍的比賽,地方電視台收視率爆表。這對於許多人是沒有辦法看球的上班時段。
比如我,這時,只得一邊上班一邊聽廣播,聽到自己支持的,報德學園的優秀游擊手、魔法少年小園海斗要跟快樂夥伴回家了啊!

濟美吹奏部演奏著《即使弱小也會得勝》的電視劇片尾曲,真是裝弱被雷劈哼哼(後天比賽抽到大阪桐蔭)。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十二:有這麼一刻你同時歡喜和悲傷,同時黑夜與光亮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adfast as thou art —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John Keats

準準決勝 金足農 對 近江

金足農的王牌、吉田輝星帶著他疲憊的肩膀(四回戰各157、154、164、140球,共615球,36局51三振)和他的夥伴、堅實的後盾走到了四強。

你很期待這樣優秀的投手能走得很遠(但又憂慮他終將燃燒殆盡)。

當你看上一場 — — 下關國際一樣也是王牌鶴田苦撐 — — 之後,覺得不抱期待不受傷害,但下關後段打序沒有做到的,卻在金足農身上實現,九局下半強迫取分逆轉劣勢。鶴田止步,吉田的隊友帶著他、拱著他,跨出這一關。但下一戰準決勝呢,會是強弩之末,超新星的結局,還是成就意志和肉體的煉成傑作?

把時間拉回比賽結束的幾分鐘前,滿壘的情況,近江的捕手有馬諒安慰投手林優樹,還玩笑般捏了他臉頰,希望他放鬆。但最後有馬作出一個不特別有錯誤、但導致輸球的判斷,不敵金足農的果敢戰術。

再把時間拉回這個比賽開始前,這場比賽是近江隊員想送給監督的生日禮物。

各自甜蜜憂傷。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 十三夢幻對決的誕生

準決勝 金足農 對 日大三

從 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 到 Die Neue These

日大三金足農的比賽,日大三的開奏曲是〈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充滿「讓對方王牌吉田過度投球的手臂成為神話」這樣的惡意(並沒有)。

但是,吉田持續進化,成為了究極㊣吉田(閃亮閃亮)輝星
漂亮的一戰後,金足農的吉田輝星 「提督」,即將迎戰大阪桐蔭 「帝國三璧」:戰勝自己終局恐懼的王牌柿木蓮,能投能打的學霸根尾昂,超高校中堅手打者藤原恭大。這是一個新的篇章(《銀英:Die Neue These》),新的邂逅。

農校或許也讓台灣人想起Kano的舊事?雜草英雄出戰帝國艦隊!農用車(拖拉車)迎擊坦克!

公立學校大勝私校的奇兵,金足農,這樣原本知名度不顯的球隊也冒出了各種軼事:

1. 全員是秋田在地人,其中六個人高中才開始打(硬式)棒球。不是強校常見的野球留學(外地學生集中到強校打球)。
2. 比賽打太好繼續住旅館錢不夠,只好發動募捐。
3. 準決賽前其他學校有自己的場地、有關係借場練球,他們去泡溫泉,然後贏了。
4. 王牌吉田是這個世代的第一人。吉田媽媽表示今年已經買了無數條內褲(因為投球兇猛)。
5. 金足農學校始業式的行程:全校看球。秋田地方上到處都是電視螢幕轉播球賽,大家拉著椅子坐著看。準準決勝時地方收視率最高66%。

6. JAL加開班次讓秋田鄉親衝甲子園,乘務員為金足農祝願,全機沸騰。

甲子園100回百景 之十四:每次結束都像是夏日戀曲

密集遭遇賽事,數度狂喜激情,終將回到日常,剝除關係,失戀。對於選手們和我們,一切虐身又虐心。

決勝 金足農 對 大阪桐蔭

平復的情緒在看了賽後熱鬪甲子園的片段又激動起來。

其一,五回換投前的插曲:三年前開始九個人(勇者們約好打怪?)的羈絆,讓吉田在第五回示弱:(第四回腳已經動不了),無法再投了。隊友菅原天空沒有看過這麼弱氣的吉田,說:交給我們吧。

其二,結束時,大阪桐蔭金足農兩隊王牌,肩並肩挖土的對話:
吉田:「全部とっちゃった」
柿木:「さすがやな」(笑)

Binary Star

決賽的兩隊熠熠發光,甲子園100回的56隊也如群星環繞,有太多故事不被提及,太多風景不被矚目,程序記憶無從知曉,在肌理,在汗,在發炎作痛的新與舊、淺與深的傷口。

眼底直達的是夢想,新生也承繼,很近卻投映到另一個可能的世界,「如果那時候…是不是就…」。直達,是輸了就是輸了,但夢還留在那個位置。

還有更多的是,尷尬、瑣碎、針鋒相對、百無聊賴,更多是日常,被縫合在108道的針腳裡。這顆青春的球才能擲向夢。

下面影片連結「甲子園100回百景(終)」獻給,所有曾經為了棒球孤注青春的少年們,曾經的少年們,在那裏,依然遙遠而閃耀。

暑假結束,插曲過後,觀眾即將面對甲子園戒斷症候群和吹奏樂的偽幻聽(pseudo-hallucination)。

 


附錄

去年 侍JAPAN U18棒球代表 觀察小記

寫于2017/08/28

台灣的U18和日本的U18(今年開始)是比較善用直播的一屆嗎?時代真的不同了,圈粉的速度見漲,不用有個(像AKB48的)劇場,也可以透過IG直播,地方偶像那般經營。用戀愛心理學去看:這類偶像既得是小眾特異性的,又要對這特定的群眾足夠敞開,是他們感到可親近的,於是在裡頭有(成員間的、對粉絲的)充分互動交織 ,才得以網羅特定觀眾的心。

日本的U18「直播主」增田珠橫濱高)和田浦文丸(秀岳館),說好一般地輪流主持,時常一開播人氣瞬間2000+,因為集合了清宮、中村、增田、田浦、小園、丸山、古賀、安田、藤原、德山等等(是那種,昨天看世大運坐在我後面的日本歐吉桑耳熟能詳的名字)成員,驚人地豪華,粉絲們總是高潮不已,許願叫誰出鏡,許願讓他們叫喚自己的名字,或是爭相關心受傷的狀況,關心正在通話的誰,電話裡是女朋友還是姊姊。

這個直播風潮也帶動了外圍份子,意即,這屆甲子園的其他球員,U18的隊友的朋友們,也開始直播自己玩牌聊天穿著球衣拚命秀背號。

其中,U18中心成員、中村獎成(廣陵),展現一個,當屆最盛名、合宿遲來者,但可以快速融入團體的風範:大力配合著流行語和直播活動,推倒摟抱隊友(就算本來是有點煩人的舉動,但有「那可是中村啊」的魔法),開饑渴直男玩笑,之類之類的。他和增田的意味不明流行語--あっつもり(原本形容熱湯),以及哼唱中村所屬的廣陵高校(酷斃惹的)應援曲(見百景之十),都成為其他非U18球員們跟風的標的。

黃金時段(日本九時左右)被U18佔據後,剛好一起住宿舍、或是一起過夜的外圍份子們湊在一團,也能走出其他路線,比如「深夜陪你失眠」路線(剛從球隊引退的他們,解禁後作息有點可怕)。而且,比起仗著大家寵愛時常任性要開直播就開要關就關的U18直播主(尤其田浦都不留直播檔案給錯過的人,懷疑他是不會用而增田不教他?),外圍份子可以走暖心路線,既然留言數較少,就可以逐個回應,兩廂都不著急。

U18或因盛名所累(或是粉絲和成員都太多所致?),時常一陣混亂帶過粉絲提問的個人問題,或可美稱是一種綜藝、藝能人的技巧 — — 平常總是團體重心的慣性,讓他們看似不經意的說笑,都有別於他人侷限於低齡向的梗(包括台灣U18、日本外圍份子),招徠大齡的觀眾成為「他們獨有的青春」fan,就是這種足以向非同溫層表現自身特質的「表現力」:恰到好處的稚拙與普通感,與原本球場上媒體上表現的鐵血熱淚與大才大器,形成令人喜愛的反差感(反差萌)。這之中雖然是中心人物主導著勢態,每個人卻很快找到、或被粉絲定調團體中的生態位置(角色屬性),有的是被前輩們關愛的化外之民柴犬(藤原恭大),有的是主動被表體重控制不當、會讓家人都認識U18新朋友點滴、之水豚(田浦文丸);有積極主持,呼應粉絲期待到處探訪的先行田浦,也有當主持者/焦點人物跑到鏡頭邊緣自顧自做其他事時,在畫面中終於找到自己位置、當播報員幫忙傳消息的中繼救援(古賀、小園海斗)。而焦點人物之中也有原本擅長(有一搭沒一搭)操作圈粉的心肌表(這值得詳論XD)增田,以及平常學校不能戴手機、所以不諳此道、但就是實力帥的圈粉界土豪中村,這樣的區隔。雖然這樣團體內的動力很容易讓粉絲被一陣眩目的呼嚨過去,畢竟,比起提問本身,是他們本身才值當這短少的時間,僅能取得的線索和悅樂啊。

而相對的,外圍份子,缺乏這樣因應能力以及界線感(不像U18的直播狀態,有時因個人意願或隱私事件而被「干擾」),外圍份子的隱私管理有時堪憂(?),但透過他們的自我揭露,或許更可以展現接近更大基數的現在高中生模樣:喜歡三十歲左右的女演員(石原里美)、但更喜歡青春無敵的永野芽郁和TWICE(大家為什麼都會跳TT);因為總是在打球高中三年沒有女友(但表達很想要)的樣子。

看到外圍份子死黨們的互動方式,那種放鬆而輕漫、無組織的態度,真的與U18那種,把人氣角色放到一起--短期搏感情的,「夏令營戀曲式的」,正在掌握分寸,又想一口氣衝過防禦,那種期待又怕受傷的撒嬌和逗鬧--方式如此不同。但都是如此驕人的自得其樂,想想,恍惚間已經是再也沒有這種機會和心境的,我們,然後是,未來的他們。

而到U18最中心成員之外還有一批人,原本各隊的名將,他們來到U18後,就是沒有笑容喜人的增田或是「甲子園的傳說」中村那麼出風頭。他們有些甚至也不跟U18直播組合一掛,從來沒有出鏡過(我悄悄擔心優勝校出身、被朋友說第一印象很娘的清水達也被排擠XD),即便粉絲們呼喚,直播者好像也含糊地回以什麼(還是我日文太差)而不了了之。參加直播活動的那些,有的羞赧不常參與但一出現大受矚目(清宮),有的傲嬌一下亂入一下躲藏仍被稱讚可愛不已(藤原、德山),有的亮相默默接受刷屏的留言都是在稱讚中村好帥(e.g.西卷),有的深夜寂寞看自己原本隊友直播默默留言(丸山)。

在他們互動的細節裡,深夜阿姨如我像是劉姥姥見識大觀園的器物觀,褪下緊身球衣制服、規則與位置的這群驕兒:穿的是運動休閒系到B-BOYS風格(流行846YAJIRO的球衣和項鍊),用的是年輕人(才喜歡的)品牌的耳機。合宿必備質地好襯身形的棉質衣物,適當要露出一截商標名稱的品牌內褲。看還沒有中譯本的漫畫。戴彼此的球帽,借彼此的球衣,被問說戀人的事,中村秀出心愛的手套,笑道:戀人嗎,這個三千日圓。

0 comments on “甲子園100回百景 :當我在看甲子園,我究竟看到了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