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影評

鬼修女(The Nun, 2018):美麗如畫,單薄如畫

觀眾跟著油燈、燭光來到上帝止步的石道盡頭,生人勿近的墳場瀰漫霧氣,整體氣氛有如70、80年代義大利恐怖片......

刊載於關鍵評論網之讀者投書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3717

創設《厲陰宅》(The Conjuring)宇宙的溫子仁又帶來新的監製作品--由第一次加入這系列的柯林·哈迪(Corin Hardy)執導的《鬼修女》(The Nun,2018),劇作則仍是《安娜貝爾》(Annabelle)系列的作者蓋瑞‧道柏曼(Gary Dauberman)擔綱。00年以降,溫子仁憑藉《奪魂鋸》(Saw)開啟了生存遊戲風潮,10年開始又以《厲陰宅》系列復甦鬼屋電影及驅魔電影,新的人員,新的背景,能夠替這主宰恐怖電影市場的系列注入什麼樣的新血呢?

本片離開系列先前作的近郊住宅背景,更像是柯林·哈迪之前導演的、鎔鑄愛爾蘭傳說的黑色童話《陰林》(The Hallow,2015),只是換作1952年的羅馬尼亞小鎮,讓觀眾來到相對「舒服」的距離,享受黑化的迪士尼冒險故事——由正傳女主角演員妹妹泰莎法蜜嘉(Taissa Farmiga)飾演的可愛小修女艾琳,連同有些浪蕩氣質的小鎮青年(喬納斯布洛凱,Jonas Bloquet),及梵蒂岡派遣的調查神父(達米安畢齊,Demián Bichir)的異端修道院冒險。主演過影集《美國恐怖故事》(American Horror Story)、電影《驚叫少女》(Final Girls,2015)的泰莎法蜜嘉,以及在保羅范赫文(Paul Verhoeven)的《她的危險遊戲》(Elle,2016)飾演伊莎貝雨蓓兒子喬納斯布洛凱,兩人都有在不安的氣氛下更顯亮眼的氣質。


除了整個大系列都關聯的《大法師》(The Exorcist),這部作品也帶來了恐怖類型時常向過往汲取的懷舊元素之再現,或許也畢竟鬼影與電影,都是讓那些「不在之在」一再現形。避世而神秘讓人想起麥克鮑威爾(Michael Powell)《黑水仙》(Black Narcissus,1947),或是如眾多改編自史托克小說《德古拉》的電影場景,在險峻的環境催化之下,主角們勢必經受信仰、慾望、生存的試煉。觀眾跟著油燈、燭光來到上帝止步的石道盡頭,生人勿近的墳場瀰漫霧氣,整體氣氛有如70、80年代義大利恐怖片,水池的場景宛如達利歐阿基多(Dario Argento)的《地獄》(Inferno,1980),鎮壓邪祟的修道院也有米歇爾索伊(Michele Soavi)《教堂幽靈》(The Church,1989)的幽情。這部電影像是沾了血的餌,讓人湧動想一口氣看個十來部發生在修道院或古教堂的哥德/懸疑/恐怖片的強烈飢渴,即便那些也如它一般美麗單薄。

 

或許除了地理環境上遠離我們熟悉的家屋,有別於潛伏在日常的焦慮,來到人跡罕至之地,有著時空隔離的安心感外,它的單薄如畫也導致這個「舒服的距離」。因系列正傳的畫中人--惡魔修女--的契機,電影帶著觀眾追溯至一個透過遮蔽(無處不在的牆、樹杈、墓地、窄門與廊人物的互相遮擋……)取消前後空間感的,遠離塵世的畫中世界

 

這畫中世界,的確也是電影仔細經營的效果。本片在「觀看的恐怖」,有著形式上的思考:正是這如畫中無物之後景,框中框限制處,生與死、有與無之間徘徊之魔魅才能現形。涵蓋著畫面外畫面內的空間,電影流暢地切換著,用角色視線方向的懸疑挑逗,以及目光與現形物由來處觀看的交會,讓那些不可見現形的恐怖。而女主角因有著靈感能力的設定,讓之於她的恐怖取消了這種直接用看的交會,變為一種觀眾與她的感覺上微小時差的驚駭,讓觀眾有著想提醒她「注意背後」的瞬間揪心,卻很快被強烈的音效與動作追上,共感惡靈纏身的震撼。


然而,電影在敘事上冗贅的「觀看可能是一種蒙蔽」的提醒,反而讓這些有效快速的驚嚇效果,變成了無法維持懸置感、無法保留張力的一陣亂拳,讓主角們的試煉顯得太過輕易:不可能想像那個不見面孔、脖子喀擦響的角色是活人;上個話題回憶起的心魔很快出現……觀眾其實根本可以直接省略「你看到的真是你所以為的嗎」這項質疑。連帶著,原本觀看產生的蒙蔽可能帶來的,觀看本身深沉的恐怖,都在這簡單明確中損耗。而惡靈耍弄的遊戲--讓角色猜測哪個是真的等待救援的同伴,得用「心」去看--原本是戰勝恐怖的契機,卻因這恐怖沒有核心,只餘為嚇人而嚇人的懲罰。

 

wwnxbvkt5d0lfuna5a9m5jo13bic77.jpg

原本是遁入幽美畫卷般,黑暗、甜蜜的逃脫,卻只剩為破關而破關的虛應故事,角色和故事的無力讓整體失色。或許這部電影的過渡性質,就是像在結尾的筆鋒一轉,點出這離後來(華倫夫婦)的歸檔是多麼疏離的插曲;電影中這三個角色彼此之間,和這個事件之於正傳,都是過客。這些畫中的人物只發揮了引逗觀看的恐怖的作用,讓這電影真的成為一幅不求甚解的畫,我們在此佇足一陣,確定這裡面沒有人,沒有真正的各自難題或為何攜手或是克服的動力——這可歸因於神秘的必然嗎,如對照開頭,「梵蒂岡的陰謀」?或是主角修女艾琳跟正傳的蘿琳華倫是否暗示什麼關係?然而這些謎題依然無推動這部片的餘力,這系列到此,利用未解釋之謎再不斷回溯,也到不了初因

0 comments on “鬼修女(The Nun, 2018):美麗如畫,單薄如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