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院線通信|一屍到底 (2018):為了恐怖為了愛

電影這項藝術本身就是最大的(影像)敘事性詭計,各種操縱、欺瞞、引人入彀。但這部電影還原得如此有愛,用這個騙局去打破詭計,再回來反證自身。

表情衰尾、令人發噱地像日本版的賽門佩吉(Simon Pegg,「血腥冰淇淋三部曲」的主角演員)的不得志導演(濱津隆之)帶著劇組來到廢墟拍攝喪屍片,在這裡事態惡劣、五毒俱全,導演怎麼面對,觀眾如何泰然處之--剛好,是同一個的問題。

推薦所有非喪屍片迷、非恐怖片迷,只要喜愛電影都有機會因……「所有《○○物語》背後都是另一個物語」而感動。

啊另外,片尾有比「人體蜈蚣更血淚、但更令人感動紓壓的「人體○○」。

喪屍片迷,或是支持偽紀錄片(或開發各種形式的)恐怖片愛好者當然是這部電影的目標客群。但比創意一以貫之、簡單精悍的《弒訊》(Unfriended, 2014),或是玩弄「誰是觀眾」各種層次的《林中怪人》(Creep)系列,甚或場面調度精妙的《探訪》(The Visit, 2015),《一屍到底》(カメラを止めるな, 2018) 相較之下不是那麼奇詭,但正因平凡而令人動容。

它也不像《聽說桐島要退部》(桐島、部活やめるってよ, 2012)或是《誰是卡謬》(カミュなんて知らない, 2005)處理迷影與人生,虛構與真實的冷肅,那種朝向創作者的認同與徬徨,反而是一種更為明顯的贊辭,向實作者的,致意之作。

電影這項藝術本身就是最大的(影像)敘事性詭計,各種操縱、欺瞞、引人入彀。但這部電影將詭計還原得如此有愛,用新的騙局去打破詭計,再回來反證自身

《一屍到底》用遠離「作品本身即自足自為」的假設,半是愛憐半是嘲弄地帶著觀眾去一一找出作品世界的破綻,去還原電影每個對應,用這個方向去壟斷一切解釋。但,這還是為了對電影的愛,這是千瘡百孔的「○○物語」,但孔洞後面又是另一個世界,這些破綻因此成了觀眾某種敝帚自珍的尋物/誤之旅

我們如何看待電影、如何去愛電影那麼不同,原本可能甚至厭惡這種映射的作法,粗魯的、「物理性」的還原,卻不得不被誘騙走向相同的道途。但正因如此殊途同歸,其實這種做法更像是為了打破詭計的另一個騙局,畢竟,這些感動又必須基於這部電影是一個如此完備的作品才能達到這樣的結果。

於是,《一屍到底》前1/3是明知有詭計,觀眾得跳下去才能配合遊戲(可能陷入各自的鑽牛角尖,比如身為推理迷的我,還在幻想著持攝影機的人與北山猛邦的《愛麗絲鏡城殺人事件》的關聯,或是這「電影」是類似折原一如何處理「小說」的詭計……)。

然而,之後2/3的騙局讓人心甘情願地走入其中。
為了各自的愛,束手就擒。

0 comments on “院線通信|一屍到底 (2018):為了恐怖為了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