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食旅

電影在哪裡|《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

跟新加坡人一起看亞裔美國人拍攝的新加坡情緣:瘋狂亞洲富豪。

平日下午,快下檔的電影,小廳幾乎坐滿。聽口音有當地人,歐美人士,和日本人。從預告到最後都有骯提(auntie)們笑聲和討論聲——尤其男主角亮出祖傳戒指時,我後排的骯提和螢幕上機艙的路人強烈共振——覺得比起上次在極度壓抑自我抑制的地方看另一部同類型片(少女淑女們出廳才瘋狂驚叫討論),更有看浪漫喜劇片的氣氛。

其中,楊紫瓊飾演的艾蓮,那壓抑在她渾然天成的氣場之下的故事,如果單獨拉出來,可以成為華人版的《我愛故我在》(I am love, 2009),和Tilda Swinton 演的米蘭紡織家族「長媳的煩惱」(中年女性離開「玩偶之家」再度破繭而出),互別苗頭。但這個母親、實業家、賢妻,離不開這個十九世紀來到新加坡開墾的望族。她若不能一如既往的務實前行,大概,只能躲進自己織出更深的巢城,那大概是個迷魅如《遠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富有老婦的未來。

電影一開場,是瑞秋和尼克小情侶享受夜市的辣椒螃蟹、沙嗲,直到南洋風宴會糕點⋯⋯艾蓮出場,躬親指點廚房,原本是最引起《我愛故我在》(寂寞貴婦和她思念家鄉的俄式魚湯)強烈既視感,但美食的挑逗,「女性出走」的挑逗,也恰好自此結束。

而後另一種浮想,發生在男主角尼克帶著即將結婚的死黨柯迪從單身派對逃出來。兩個男性默契一笑,(正當我內心暗想楊和女主角、婆媳之間相愛相殺,另一邊,男主和男配上演《新郎向後跑》也不錯⋯⋯),柯迪突然就趁亂告白:如果我娶了你就好。後來,晚宴一系列特寫鏡頭,楊和女主我看妳妳看我我看他妳看他的眼波流轉之中,她和她的欲說還休,會不會,還多出什麼流動?

但比起上一段幻想支線,其實整部更是:女主角瑞秋大戰「前女友」——母親。

這是母親和母親之間,也是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戰爭。

華裔美國人瑞秋對尼克家族一無所知,幸好有朋友慷慨相助,才挑對了晚禮服(而不是穿成喜洋洋「紅包袋」),得以不失禮地踏入尼克老家的豪宅,參加他們所謂「一般家族聚會」。但失禮的事還是發生了:瑞秋的酒杯潑髒了尼克襯衫。滿懷同理心的尼克不怪她——他能包容一個踏入異國、見識不同階級,多少顯得緊張兮兮的女友。但尼克上樓,走入瑞秋無法踏入的空間,把女友瑞秋的失誤,交給他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女性來彌補--滿堂賓客都還在樓下,母親艾蓮卻順勢出現在他房間。艾蓮一邊幫著挑揀襯衫,一邊說著,即使他離開家,襯衫還是得雙週洗燙,因為阿嬤這樣要求,且也不時叨念她。這個家的圍繞著他不在的空缺的秩序運作如常,有母親和「母親背後的母親」守護著。

母親替裸身的成年兒子一一且依依扣上襯衫前釦,在這部——珍奧斯汀式跨階級戀愛、快速變身或毋須變身的《麻雀變鳳凰》《窈窕淑女》、異國同裔的『representation matters』——什麼也都只沾個邊的電影,這份簡單的親暱剛好成為我的刺點(punctum)。

女人,女人之後還有女人,在那裏等待著,隨時可以接管這個男人。

瑞秋與艾蓮之於尼克,除了代表「美國vs.星國人」歸屬感的兩個母國、兩個母親的爭搶,也是兩個女人的戰爭。

最後那場非常明喻的麻將戲(李安、王家衛等華裔導演也曾拿來打過暗湧的「感情牌」賴比擬感情的旋渦)戲,瑞秋向艾蓮表示「妳贏的,是我讓妳贏」的送牌,的確也可以像是所羅門王那則關於「兩個母親爭子,會放手和成全的才是真母親」的教誨。但這場扣襯衫的母子親暱,反面來看的非常狎昵,讓母親和女人的邊界混淆。這整部可不可以是,現任女友瑞秋大戰「前女友」——母親艾蓮?

艾蓮是尼克的前女友,他憧憬的「白月光」,成熟女人的典範。

(電影中另一個典範是表姊雅絲,她是艾蓮的變體:[父家長缺席的整部片裡]那個作為妻子的母親,以及如果家世凌駕父親的母親。)

這位前女友,因為同時太強勢和太犧牲,讓尼克不得不遠離她。(因為怕被自己的家世拖累,送心愛的男人去給另一個女人——掌家的阿嬤。這樣的愛與狠。)

而現任女友瑞秋是「經濟適用」的「新時代獨立女性」,條件都不是頂尖,但結識了尼克,也走到彼此契合這一步,所以年輕果敢的她被選為勇者,來到遠的不得了的國家,展開了冒險。要救走王子尼克,必須要戰勝尼克和前女友的--公主王子門當戶對的「真愛」,卻反而容易。在那場麻將戲,瑞秋乍看幾乎是做出跟當年前女友一樣的選擇,「把男人推到另一個女人手中」,但瑞秋幾乎不戰而勝,這個先決條件即是:拖垮王子和公主的是,城堡下面華麗的泥淖,盤根的勢力、關係和舊俗。早在王子決定出走,沒有回家的一年以前,這個公式已經成立,所以瑞秋乍看雷同的舉動,會是以退為進的勝利。生活的諸多條件早已決定王子的偏向。

勇者到底憑著什麼救回王子?美國到新加坡,去程頭等艙,回程經濟艙,而無論是頭等艙還是經濟艙,一旦王子說出「不用留下來,我跟你走」的魔法,只要能讓勇者帶著王子簡單逃逸的,就是好艙。

也因此,電影處理這個時代的戀愛(原本是「親子」)戰爭,不是用「資訊戰」(開場大家手機傳八卦人肉搜索的訊息網路在電影之後無用武之地),而是用一架客機裡頭的兩個位置,取得一定程度的和解或讓步,就可以憑著護照和票券,即刻背離親緣。這部電影鮮少有對當代生活樣貌更深入的挖掘,但飛機作為天外救星(Deus ex machina)如此便捷,的確也是徹底融入人類生活和戲劇設定而難以被識別的元素。尼克的煩惱和遲疑,比起飛機--這條方便離開的路--拉力太小推力太多。飛機載著勇者來到異域踏上拯救王子的道路,但飛機更早以前帶著王子離開。尼克很早以前就是瑞秋那邊的人了,可能早在第一次他一個人搭飛機離開新加坡的時候,第一次隻身在外成為小留學生的時候⋯⋯

飛機畢竟是這樣的工具:給人隨時都能夠回家的錯覺,因而讓人離開得更快更遠更不留念,直到再也,無法回來。

Meal for ordinary poor asians after the movie.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電影在哪裡|《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