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未分類

B side|《阿飛正傳》:阿飛是你最好的夢

此與彼,愛與不愛,相聚與分別,輪舞從旭仔作為中心旋轉出去,從他身邊的女人,蘇麗珍,咪咪,養母,到渴慕這些女人的男人,警察,旭仔的朋友歪仔,養母的男友們......人對人的渴望可以是真的,但也不是真的那麼需要彼此,因只會一再失去錯過。旭仔漫不經心的冷漠,突如其來的暴力,是天真的浪子也是冷酷的孩子,看似任性,但他配合著人們,如同一個最適合幻滅的夢。

我刊登在釀電影的「《阿飛正傳》與二十八年夢」有這個引言:

「人的一生,或短或長,一切都是暫時的,沒有什麼永恆。」 ──《蜘蛛女之吻》

從這句話翻騰出去,又是另一回事:

有哪個導演像王家衛一樣,電影裡的台詞被熟稔地喜愛著呢?或是說,有哪個導演的印跡和筆觸,會輕易地在人們心中氤氳出那些話語。言語可以是有名有姓的,戴上角色與演員面容,也可以是無名無姓的,當作聲音逸出畫面,飛往心底去的旁白。

失去電影的格言,顯得傖俗而蒼白,禁不起推敲;在電影之中,則是不能推敲的:格言放入王家衛的電影裡,像是他速度調整的鏡頭,懸置,變質,逆反,說出口的話語宣告這個瞬間已經逝去的事物,這個瞬間也因此耗費。

《阿飛正傳》前後兩段旭仔的畫外音,就是如此地說著無腳鳥的故事: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沒有腳的鳥,它一生都在天上飛啊飛啊,飛累了就在風裡面睡覺,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時候。」

「以前我以為有一種鳥一開始飛就會飛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實它什麼地方也沒去過,那鳥一開始就已經死了。」

兩個版本的無腳鳥故事、阿飛說話的此時彼時,聲音逸出畫面、言語槓上畫面,那句話而非這句話,多層次地非此即彼,都有互相出賣的傷心。

此與彼,愛與不愛,相聚與分別,輪舞從旭仔作為中心旋轉出去,從他身邊的女人,蘇麗珍,咪咪,養母,到渴慕這些女人的男人,警察,旭仔的朋友歪仔,養母的男友們……人對人的渴望可以是真的,但也不是真的那麼需要彼此,因只會一再失去錯過。旭仔漫不經心的冷漠,突如其來的暴力,是天真的浪子也是冷酷的孩子,看似任性,但他配合著人們,如同一個最適合幻滅的夢。

他帶給蘇麗珍的文藝腔浪漫相遇 ,恰到好處的危險魅力--在鏡頭上是暗影滲入框邊的背後迫近--但蘇麗珍的底線是結婚。他打入咪咪的視野,是兩人暴烈關係的序曲,那時他痛毆養母的男友,恰好打破咪咪的顧影自媚,咪咪則搶走他養母的耳環,搶走他的關注,兩人正面交鋒,火花四射。但咪咪的底線是被關注。他對其他女人能掌握主動性,卻得遷就養母,照顧喝醉嘔吐的她,替她教訓騙錢的男友,因養母握有掌握秘密和經濟來源的權柄。但他不能(像戀人一樣)令養母快樂。他留給朋友歪仔車和女人咪咪,但歪仔畢竟不是他,並不打算佔有。他讓跑船的前警察重溫作為拯救者的感覺,經歷了一把哥兒們電影(buddy film)的打鬥和槍戰,但最後以自己的死亡作結。

看似人們需要阿飛旭仔,他只在意自己,最後也證明需要又如何?電影中隨處可見的鏡子,是包圍著他周邊自溺的鏡中國度,他和咪咪也在此前相遇,而後鏡子被咪咪憤而擊碎。電影中各種直白或隱晦的時間執迷,也成了反向的毒誓:蘇麗珍和警察提到當初她與旭仔那刻骨銘心的一分鐘,說要忘記這個人,看著拉上的柵門隔斷命運的時鐘。時間終結,鏡子破了,旭仔死了。片尾,蘇麗珍的時鐘轉向當初三點的另一側,另一個阿飛對著模糊的鏡子準備出場,兩個鏡中國度的命運之子對映而生。看似旭仔對人們無情,實則人們對他無情,因為時間對他無情,時間繼續流轉,人們繼續生活,離了誰誰也能活。

從電影裡採摘出的格言,如同煙氣,得以吹往所有人的方向,從人們唇齒間吐去,思緒間流來去,能夠抓住什麼?能夠銘印什麼?不過很快消散於之中。阿飛是最好的夢,好夢不留人,除非夢終有醒。

0 comments on “B side|《阿飛正傳》:阿飛是你最好的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