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進擊的巨人》小記至110回

故事裡,每個巨大張力給出的條件與假設,讓角色不得遁入日常的平庸混沌而消極地不選擇。 每個生命進入的政治性處境,每項選擇後面的捨棄,都被漫畫讓時間空間這樣攤開,你也因此不能逃避到只有選擇的那一刻--僅有那一刻,會是過份樂觀,或過份簡單樂觀的悲觀。

活在得靠虛構補牆的世界,看了許多故事,故事外的故事,後設的,傳統的,到現在,繼續享受被擊潰的痛苦。

故事到底可以提供我們什麼?或問題變成,我們可以承受故事到什麼樣的地步?
《進擊的巨人》的壓倒性,在於什麼?

是巨人作為敵人太有魄力,而成為巨人也是。是讓高牆倒下的魄力,讓誰的高牆造起,又讓誰的倒下。
更在於,太多堵牆,太多巨人,太多真理。

你很清楚,好與壞的相對,善意與另一種善意的相對,善意後面惡行與善意後面惡行的相對……但在這裡,你被迫警醒,每一個情境式難題都是由這些血肉大量地構成。

暴虐是自由的條件,止戰是虛無的假設。
故事裡,每個巨大張力給出的條件與假設,讓角色不得遁入日常的平庸混沌而消極地不選擇。
每個生命進入的政治性處境,每項選擇後面的捨棄,都被漫畫讓時間空間這樣攤開,你也因此不能逃避到只有選擇的那一刻--僅有那一刻,會是過份樂觀,或過份簡單樂觀的悲觀。

在這個情況下,界線不是那道界線,而原本就是治絲益棼的纏線。當牆內與外、禁錮與守護不斷反轉,巨人與人都深受現實的雙重性(double orientation to reality)的刺激,人因同理他人的真理而欲貫徹自己的真理到底……

相較之下,虛無是如此簡單。活著的每一天你卻選擇直面黑暗。

活著,在這裡卻也不是殺出勝路的至高真理。生命的唯一性,總因太快認識到命運無法掌握,在最好的方針下被放棄。悲劇也是這麼果決地被同伴理解:「放棄夢想去死吧,帶領人們前往地獄,另外一部分由我解決。」

當人與人,群與群,自己的過去與未來,自己與屬群,矛盾,對立,變化,外延或內蘊地強化「一切不可確信」……那些時常透過倒敘強調的己方伏埋的智計,有一天反過來指向世事移轉的內部疑心,那些閃回的悲傷,正對著每一個選擇放棄的空缺,像是玩疊疊樂一般,抽取一直以來情感得以安放、重心得以穩妥的故事高塔。

在這個危局之中,有什麼是可以確信的?是那些選擇的瞬間,你經過,記住,但不能留下來,像穿梭在隨時崩塌的迴梯,在下一步,它們可能會從那一刻砸落,擊潰你,你必須承受它,然後繼續走下去。前進,會有不自由的可能,但不前進,只有一種可能。

進擊的、巨人。
(「在任何時代,這份意志都會繼續前進。」)
在這條路上彷彿逐步印證著,你孤獨到什麼地步,我也得以承受到什麼地步。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進擊的巨人》小記至110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