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回顧

2018 |讀書小選:再見,我的(讀)書(時間)

我們難以深刻地感受時間,我們不執著受反芻「記得」的苦。過去告訴我們什麼,又得以預言未來什麼?讓我改動黃碧雲委婉對抗「歷史是重複」的話語:我們沒有從時間明白甚麼,除了情感。

今年無力讀書,也只能草草作記。大部分的書趁上班沒有客人時的空檔看的,可標記的大概看了一百多本(BL和漫畫依舊「不計其數」)。

去年比較認真回顧:2017閱讀筆記上 2017閱讀筆記下

《竹光侍》(未完)松本大洋、永福一成 / 大塊文化

今年看的電影都不能達成《竹光侍》真與幻善與魔人與我的出入自得醺醺然。

《盧麒之死》黃碧雲 / 大田出版社

只有黃碧雲能夠這樣寫。我在寫「阿飛正傳與二十八年夢」(被選為付費才能讀全文)這篇時,比起對照電影的惆悵,更想寫《盧麒之死》對映著我們的焦慮。

二十八年前,電影從關於「阿飛們」的夢,飛往螢幕外的無名者,人生的迴圈仍然迴還:犯重複的錯,堅持一致的事;離開一切,但無法離開自己;改變不了世事,但能夠改變自己,可能往向舊的道路重走一遍,可能跳入新的迴圈。《阿飛正傳》這樣浮誇的夢恰是人生的提醒:我們難以深刻地感受時間,我們不執著受反芻「記得」的苦。過去告訴我們什麼,又得以預言未來什麼?讓我改動黃碧雲委婉對抗「歷史是重複」的話語:我們沒有從時間明白甚麼,除了情感。

《決鬥寫真論》中平卓馬、篠山紀信 / 臉譜

……到底要經歷多少個自毀的(原創性)天才才能歸納出不屬於「自毀的天才」的群類呢?但每天都在練習驅策自己凡庸的腳踏。

《繁花》金宇澄 / INK印刻文學

大音不響,有水潺潺聲不絕,有花低低落不盡,而夢遠遠有若無。

《收藏沙子的旅人》伊塔羅‧卡爾維諾 /時報出版

在炫目底下仍十分勤懇溫柔(陸續出版的繁體書,彷彿他還在身邊)。

《再見,天使 : 拉魯斯家殺人事件》笠井潔/ 新星出版社

每個人心中的那本推理書就像是榮格的神聖領域,或許是《夏與冬的奏鳴曲》,或許是《霧越邸殺人事件》,《再見天使》則未免太過沒有在幻夢中解夢的邏輯,太理智,卻在最後奇怪地注入一絲文字性的夢。可以感受到笠井潔之後作品如《伊底帕斯症候群》的成長,或是在那才終於長成更完備之物。但還是覺得一本笠井潔堪抵京極夏彥的一系列,或是說,真正喚起那種「踏實的純潔」去貫徹現象學的信念導致了前者的殊異。但是最終矢吹和真兇的夢幻印證又讓這種踏實破滅。矢吹必得是人,而不該是超越的。

《隱密式鑲篏》阿部和重 / 春天

東京《朱絲蒂娜》ballad。到了現在能看到這種主題和體裁很教人激動,原來理論家之中還是有會講故事的作者。

《一個緝毒署幹員的臥底生活》/麥田出版Edward Follis, Douglas Century

緝毒版《ACCA13》。眩人的自傳結構,有鬆散,藏頭露尾的地方,但因而緩和無法褪去的美國式黑暗英雄自期(適合大衛芬奇或艾倫索金導演的材料?)。也順便觸碰擁槍國、或是不得不狹槍自重的地域,對於刑法、刑訴、職權法、國際磋商/慣例的複雜和鬆動(甚至是之於局內人彷彿「毋須思索」的,被帶過的大麻紅外線、汽車例外的問題)。動人篇章如泰國的鏡像迷夢,到最後「我」與大毒梟HJK的相映甚至是一同遠遁的意念(穿插童年習得聖經中大衛的「臥底」之閃回),傳神地接露兩人的關係:半拯救半為情誼建立(rapport),還有為拯救也是為背叛--正是太秀異而(有默契地)保持無法盡信(也不需要)距離的世界與人的概念。

Katherine Mansfield :Selected StoriesKatherine Mansfield / OUP Oxford

重看了Mansfield的篇章。十年之前看,覺得她是「紐西蘭的張愛玲」,當時佩服無比,也一度走訪了她的故居(小博物館),待在那裏像是一個藉著老屋跨越時空的晦暗午夢。成名要趁早,但現在卻可惜她殞落也過早。

特別提及:《進擊的巨人》
至110回小記

0 comments on “2018 |讀書小選:再見,我的(讀)書(時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