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

線上通信|《安眠書店》(You)

按照規則,贏的人是:剝除條件後我們都一無所有,只有接受的人,才能活下去。

第二人稱,男性獨白,讓那個「妳」更具替換性,而「我」更無從改變。

電影的主題,是太陽底下無新鮮事的哲學「人不可能變得更好,只會更糟」
也是建立關係的故事與神話的原型(prototype),
在社交媒體時代重新再跑一遍,再輪迴無數次。

這個故事粗暴簡單的解釋起來,
「我」是文藝宅男藍鬍子,
「妳」是汲營作家綠茶婊。


原本,
一個從愛情恐怖片來(哥德羅曼史),
一個從恐怖的愛情片來(《藍色情人節》,或尤金歐尼爾那種)。
但卻讓,
虛榮隨流的女孩半推半就渴望自己是特別的有另外更真的本質的我在其中,

psychopath男「因為愛妳」的利他和見獵心喜的利己,宣稱不擇手段和漠然之後還有更多的妳在其中,
齊等成一樣善於合理化,一樣過程掙扎,一樣無可救藥。

在這個黑色的不知在於恐怖或是愛情的電影裡,
那個是金髮凡庸小自私小確幸小清新的小致命…女性(Femme Fatale);
這廂是人肉搜尋以上入侵以上自衛殺人以上的偵探兼罪犯。

裏頭各種惡意的致意和援引:
魅影的寫作而不是歌唱培訓課程
(借刀殺人版本)創造出jekyll的替身藏匿Hyde
字面上地把《瓶中美人》關到《自己的房間》 
還有女主角「妳」註定出軌的名字 Guinevere
……

最重要的是藍鬍子的主題。
有些藍鬍子故事的詮釋,(比如《蘭閨豔血》[In a lonely place]) ,是信任的重要,疑心才導致打開門會看見淌血過往,那是薛丁格的藍鬍子。
而這裡的惡意鋪排的卻是,疑心的無用波折,信任的必將終結。

另一方面,那個愛情故事,像是每日每日
看我們直男朋友如何神秘化對象,
女性朋友計算著工具性(連人帶工具)條件的加分扣分,有沒有通過達成幾壘的閾值,
我們的朋友有時可愛但大多令人厭煩,但演員的面孔聲音肢體魅力--如果「我」不是聲線低沉支持性(supportive)具哄騙性而「妳」不是眼神發亮如玫瑰如蘋果的調情芳香……
沒有這些條件,這樣的「妳」和「我」足以成立,足以讓人忍耐下去嗎?

一如故事的存在是如此嚴苛,剝除條件下愛情的理型在這裡是不可能存在的;
在「妳」和「我」瞧不起的其他人分明的「條件」(經濟能力、人脈資源……)只是讓他們的堅實篤定成為 「妳」和「我」 另一種文字遊戲的狀態,一種自我欺騙的無用智性化:
「我」看似無垢近乎變態的付出,僅是為「妳」的存在,看似僅需要一個條件,但是是賠上整個人生的條件 ;
而「妳」不斷調整分數算法到「我」工具人和其他項目都近乎滿分,乘上了「本質」的零分,「我」一切化為烏有。
重本質的在乎條件,重條件的在乎本質,而本質從來都是託辭。

於是按照規則,贏的人是:剝除條件後我們都一無所有,只有接受的人,才能活下去。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線上通信|《安眠書店》(Yo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