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院線通信:《厄夜追緝令》(The Guilty, 2018)

電影中不同角度的他,卻都更描摹出他那種特別的一致性,每個決斷的分明,也切割出了明顯的陰影。

幾乎是一人單景完成的電影,《絕命鈴聲》(Phone Booth, 2002)沒有那麼「符合規則」又形式緊密地好看,《活埋》(Buried, 2010)或《失控》(Locke, 2013 )的世界沒有那麼有層次地向外勾連,《厄夜追緝令》The Guilty, 2018)卻是可以成為口碑電影的好,像是《一屍到底》、《人肉搜索》那種口碑,但並非訴諸那麼溫馨的主旨。

整齣電影就是一個從外勤調到報案中心的丹麥警察坐在辦公桌接電話的故事。但電影厲害的是,他接個電話都可以很hard core和hard-boiled又暖男,演員聲線和五官無比適合這樣室內劇一人主軸完成的電影,他的每個稜角和陰影,從側面到正面,在一個晚上之內慢慢地向觀眾接露真相--案件和他自己的。

原本對我來說,他違背勸告甚至警告,做出超過自己應該負擔的事務,在制度下近乎一種瘋狂。但,他真的往向狂人那種失速般地旋開、遠離了自己行動的軸心嗎?

電影中不同角度的他,卻都更描摹出他那種特別的一致性,每個決斷的分明,也切割出了明顯的陰影:到底guilty所指為何?或說,他就是這種選擇了,並背負guilty繼續過下去的人,內心的擺動,或是先於一切的行動,會維持在某個幅度的一致性,總是成為某種樣式的一致性。也因為他的長相和特質,我不禁想起《進擊的巨人》裡的萊納。

從劇本到聲音設計至畫面設計都很緊密地保有幾乎不可能維持的張力,實時而貼身比如醫師值班on call—— 但我們強調不能「線上診斷」,很多問題無法單憑一個晚上的會談就做判斷,同樣地區分輕重緩急之外,更重要的是必須放棄不必要的罪惡感,能做的事情做了,這就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負責的極限,作為一個環節對不可收束整體作用的極限。然而,線上診斷對報案中心的警察卻是不可避免的,而主角又想要做的更多……於是,更多的guilty也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大概還是他,他的行動仍會綿延下去,總是比罪惡感來得更快,堅持得更長。

p.s. 適合改編成《Firewatch》之類的遊戲。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院線通信:《厄夜追緝令》(The Guilty, 20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