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電影

院線通信|《乘浪之約》與湯淺小論

賦予水形狀,聲音召喚魔法,強行固著了你

《乘浪之約》像是拿到少男少女浪漫劇本的「輕湯淺」,把《宣告黎明的露之歌》的他個人「水底情深」主題延續,在東京奧運前、京阿尼火災後意外地有一種感時之情。

水,液體,相位變化。

漫漶的甜膩溫柔,凝滯的悲傷,如水隨形,且隨行。

在磨咖啡豆精心氣泡之中,在劃開蛋包金黃色暖洋洋蛋液之中;在雪夜無視聚合或分別直落的晶體,在與你初見相遇的水底。

碰撞、生滅:消防隊的長管如扭動的水蛇,對上火舌。

硬是賦予水形狀,聲音召喚魔法,強行固著了你。

直到我們真的能乘上下一波浪頭,回到那個更廣闊的地方,是水的歸處也是去處。

一邊看一邊想,如果湯淺用自己的劇本(而不是吉田玲子的),會不會成為更獵奇版本的《夏雪之約》?

//

一直以來 ,湯淺政明的作品之中最讓我感動的是電影和動畫和而不同的地方。 線條運動取代調度和攝影機運動(甚至是關於影像的單位的再重新定位),回到變形(metamorphoses)這樣原始的感動,線條是區分內在/外在的界線,在變動中因其韌性與荏弱而有無限的可能,得以進而處理他流連的主題:主人公往往彷彿歷經的、奇幻的DBT(dialectical behavioral therapy),也是道家的、系統論的、或是湯淺式的萬物消長與關係之圓。

《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可能像他之前的《心靈遊戲》(甚至短片《貓湯》);《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則是全新的《獸爪》,繼續相信擁有與非人對話和相愛的能力,迴避了耽美(或中二)世界觀,更有孩子般的灑脫與坦率,人與非人既定的差異也因而扭轉:人魚比人類更人類(但不是在「高貴的野蠻人」基礎上)。

能更做到這一點,一方面是身體先行:人魚露的歌聲首先讓人類不由自主地動起來,而後才感到快樂,先身體力行扮演快樂才事後從心(重新)發覺快樂。而湯淺擅長的變形與流動的線條,正是可以讓心與物之間的介面游移不定,達到兩者新一波的交集和融合;另外,他特有的生態觀(生命觀?),也讓不同個體進入一個更大的同一循環之中--海上消失的人變成人魚,被丟棄的流浪狗復活成狗魚,在生締/活締法下魚骨頭可能會存活下來⋯⋯湯淺隨時在流動的食物鏈循環比老布勒哲爾之類的怪誕畫,更生機勃勃,漾動的是澎湃的笑與淚,先於沈思。原本自然殘酷的「進食」有著快樂與尊重。進一步來說,甚至像是當觀眾與讀者,甚至(面對諸先烈的)創作者,去消費和消化已成為過往的種種、精神存在物質遺跡的種種,更多時候我們忘記所經歷的人與事與故事,但只要被我好好地吃下去,變成我的一部分,或改變了我,徹底不徹底,消化或不良,我們都能在因循又新的循環,傳遞著彼此。

但反面來看,露這種驅動人跳舞是如此加諸於人的人工和異權(heteronomy),甚至是種不自由的詛咒/祝福,卻讓人產生享受自由的幻覺。透過裡面人們不受束縛的舞蹈,影像的爛漫作畫,觀眾感受到這種絕非脫框而出,而是在景框深處那個無比自在的世界,遠在我們螢幕後面有更廣闊的空間,但是種絕不屬於我們的自在,這不就是比真實更美好的弔詭嗎?以人工的珠貝折映海洋之幽美 -- 動畫無中生有的世界,在那裡的真實是一種不可知論的魅力吧。

1 comment on “院線通信|《乘浪之約》與湯淺小論

  1. 引用通告: 院線通信|普羅米亞(プロメア,2019) – VALLI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