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院線通信|《痛苦與榮耀》(Pain and Glory, 2019)

「故事」又從這裡再開始。

一邊看一邊因這種圓融而動情,而分心。像是昆丁的《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曾經的奇險乖離都走到了不得不和解的階段了嗎?都像是那種「關係(虛構)是假,感受(感官與感動)是真」的策略。

《痛苦與榮耀》像一部三折肱的成癮者手記(後記)。不再是對受苦成癮的那種耽美,他對身體感受的執著(知道cocaine and heroine的對反、會分migraine, tension/cluster headache etc.)也不是唐德里羅那種美式菁英的乾燥焦慮,而是緩慢下來的華彩樂段,就像片頭顏料拉花:有精緻的虛榮(也是榮耀的某個剖面),有隨意的啟示(或許流膿但也要漂亮)。

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飾演的阿莫多瓦化身,臨別重逢愛人時眉間有紋卻眼神帶笑,「沒有人像你這樣充實我的人生,直到現在」——卻讓故事停在這裡。童年欲望對象太遲的信件:「寫字的時候還記得你握住我的手」——但已是故去的事,故去的告白。

而「故事」又從這裡再開始。

最動人的這些,都還是那麼「大人感」的世故,尋求開放但畢竟終結。世事僅在電影裡重生。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院線通信|《痛苦與榮耀》(Pain and Glory, 201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