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院線通信|《懸案判決》(Conviction, 2019)與薦書

電影傳達被告為何一層層地「被」入罪,也是一層層細膩地傳達出,刑罰權的發動再嚴格限制可能都不夠。

竟然是導演 Antoine Raimbault的第一部長片。

一直以來我有個奇怪的點——對冤罪者的同理——乍想可能跟女主角的狂熱類似,但其實就是擔心被「被害」害的關於人心深淵的畏懼,對於體制龐然機器百密有疏的畏懼,對於眾人甚至自己存在這件事不經心(如《審判》)的荒謬的畏懼⋯⋯「在多種可能性之下」,我們彷彿生來就是要戴罪立功的。

電影傳達被告為何一層層地「被」入罪,也是一層層細膩地傳達出,刑罰權的發動再嚴格限制可能都不夠。

剛好可以和陳昭如最近出版的《無罪的罪人》一起服用:「我應該這樣說吧,真實是不需要理由的,它發生就發生了,會留下證據,但未必讓人覺得合情合理。但虛構就不一樣,因為沒有證據,必須合情合理才能取信於人⋯⋯每一次指控許老師的說法被質疑,就出現一種新的解釋,直到所有質疑都能被解釋,除非法官擅長解構故事,否則就會被虛構蒙蔽⋯⋯」

而如果《懸案判決》關於法庭攻防的細節去探討刑罰理論和重申訴訟法的核心;《無罪的罪人》則是從冤案平反的細節探討鑑定、證人、檢調、乃至法官的「老鼠乳酪破洞」:「大家都對大家都沒有惡意,也大家都錯因為都太正義魔人」;那清水潔這本則是一種遊俠的姿態,不太是法學論理,而是素人對於刑偵調查實務之弊的重重憤慨,很粗暴,很唯一又難以複製,但仍堅定實踐著自己的倫理。

待過七年的魔法經學院,讀過社會科學。 現在是兼職機器技術員的斜槓青年,以及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0 comments on “院線通信|《懸案判決》(Conviction, 2019)與薦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