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電影

台灣電影BL新浪潮(仮)|《下半場》、《狂徒》、《幻術》

BL新浪潮(仮)系列,不是評論,也非心得,純屬腦補。

《下半場》:兄弟愛是台灣的《冰雪奇緣》

那天去看《下半場》試映,這個場次的觀眾好活潑,不是踩到我的腳,就是魔術方塊滾到我的腳上。

電影上半場我激動得熱淚盈眶,下半場開始一度很失落,但最後的高潮戲和花絮讓我感動無比。

之前有個必須用BL得到最佳詮釋,有著微妙情感關係的《狂徒》,現在有個又H又BL熱辣無比的《下半場》*,台灣過去都被說專拍青春電影,以後應該專拍BL電影,比刻意賣腐的賣得好太多了。

以下有BL部分的劇透。

「從前有對父親長年在外工作,寄人籬下的打籃球兄弟檔,國中時因為太貌美如花被霸凌退隊,哥哥身嬌體軟易推倒,是控球後衛,弟弟則是小獸一般的酷和野。」

「等等,控球後衛還易推倒,這不對吧?」

「這才更令人憐惜呀!而且他還帶了助聽器,他的回眸、他側耳的姿態多麼楚楚動人。啊你知道嗎,他喊的隊呼竟然是,『我不想失去大家』,嗚呼呼呼!」

「這樣也會打中妳嗎⋯⋯。」

「總之,兄弟看起來甚至像睡一張單人床,野性弟弟年下攻清秀哥哥,迪士尼有《冰雪情緣》( Frozen )姊妹CP,台灣也出了兄弟CP!獨步全球!」

「棒棒。」

「弟弟因為想要擺脫那種處境,就成了負心鳳凰男——《郎心如鐵》(A Place in The Sun)那種——加入了斯巴達訓練強隊,哥哥則被注重團隊精神的弱隊收去,兄弟分道揚鑣,幾乎要拆CP。弟弟找了個有哥哥影子的、腿受傷復健中學長,哥哥那邊則上演了相愛相殺,出現了不是(歡喜)冤家不聚頭的男二。」

換氣繼續。「這是因為教練有個很夢幻的規定,不准跟女生談戀愛,可是可以跟男生牽手!牽手洗澡咿咿咿咿!」

「原來妳都在看這個嗎⋯⋯」

「但不久後,出現了讓我失落的,口條和神態看起來像是要演《小時代》跟其他青澀青春可愛演員格格不入的女主角,我一度想著,『難道《下半場》的年度最佳BL電影頭銜只能給到上半場嗎』。」

「但是」,走上前去攬住對方的後腦勺,想做出示意動作,「最後的高潮,拯救了一切⋯⋯幹,嘛,頭槌我。不是這樣子的,是兩個後衛,像這樣溫柔的靠在一起,兄弟愛拯救了全場,不管上半場還是下半場。裡面的戰術很簡單也沒關係。」

「妳說,『進球多的贏,嘿,進球少的輸,嘿』,這種戰術嗎?」

「並沒有,你太失禮囉。沒關係啦,反正不是『教練我想打球』,是,『教練,我只想看BL』!」

一天又平安快樂的過去了,感謝BL之神,是生命之光,慾望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感謝這個時代的編劇都內化了BL的時代精神。

*「HBL嗎?就是又H又BL啊。」(高中的我,200X)


《狂徒》:肉身纏鬥激烈如鋼鐵直男間唯一能成立的床戲

把BL類型完美鎔鑄到動作喜劇,非BL不可渾然天成的劇本;反面來說,不用BL解釋就變得尷尬的文本——從頭笑到尾的喜劇不知多少是認真為之多少偶然。代入BL解,故事大概就是:野貓(一開始像大灰狼?)把小奶狗當傻白甜虐身虐心,後來虐出一絲絲真感情,奶狗長成了除了抗打外偶開靈智的哈士奇,反成就相愛相殺的對等。
 
除了劇本外,演員之間的化學效應完美達成了這個結果。吳慷仁演出的野貓/灰狼原本原本打算詮釋playful的病態(psychopath),卻導向了一種黏膩,讓他變成時而輕浮時而溫柔、騙身騙心的渣男。而林哲熹的軟弱猶豫(或刻意表現的軟弱猶豫)、小撓小打,變成了撒嬌和不被輕易馴養的反撲。

最近發覺台灣電影很適合「不小心」賣腐。不是刻意賣的那種反而更若隱若現地迷人,一種敘事主導力下降讓渡給觀眾接掌憐惜的寡婦賣俏(?)。以及,承接buddy film(比如表親香港警匪片)前景故事貧弱或刻板、需要觀眾進行二創腦補的良好傳統。這些於是導致男性同性關係(homosocial )誤植成homosexual後反而更有力道。片中固然兩位匪方男主如是,對照的警方二人組——強調法理(「你們知不知道無罪推定!」)不知道在善良個什麼勁的菁英年下上司,以及不知道在幫倒忙個什麼勁的實幹派大叔手下——何嘗沒有悲戀的況味呢(都怪那個反向操作的「契訶夫手槍」?)

因此,這部片主角小奶狗林哲熹那種延續警匪片想洗白的「我只想當個好人」的悲憤,不如說是想擺脫渣男的「我只想簡單談個戀愛有這麼難嗎」的勵志。

結尾那場肉身纏鬥幾乎像是鋼鐵直的直男間唯一能成立的床戲,而鋼鐵直男之間凌駕生理心理條件絕對的愛正反應著腐文化的重要面向:不可能喜歡同性的他只看上了我——絕處生愛,獨一無二,在愛人心中肯認自己唯一而至高的特異性。

吳慷仁「不要鬧了」那句話達到了高潮:林哲熹欄杆摔落,低到塵埃,發現車底的機巧開出了花(?)。這場「性事」也是他們感情關係的縮影,先熱後冷,先甜後苦:吳看似貼心實則利用林,最後結尾林甜蜜的報復,又在吳慷仁自嘲又欣慰的笑之中回甘。

或許林和吳最後的死纏爛打,仍是林在尋求終極的認可:就算你之前只是哄騙我、就算你有著更重要的人、就算我們最親密的瞬間只能是暴烈的方法而(不多的)溫柔都留給了她⋯⋯我要你想起我是多麼特別,我要讓你從只認可自己的征服寶座退位。承認吧,你承認了我。


《幻術》:我的李登輝哪有那麼不可愛

《幻術》是319槍擊案的(BL)同人電影。

提醒:以下人物名都是指電影角色名稱,跟現實人物沒有直接關係。

劇本的一句話高概念:一個關於常常裝弱但人見人愛的李登輝,為了阻止背叛他的小狼狗前男友宋楚瑜當上副總統,而射在另一個男人肚子上的故事⋯⋯

幫大家劃重點:
俊美劍道少年岩里政男
未免太帥竇智孔演的宋楚瑜
忠心耿耿隨時可赴湯蹈火殺人放火戴美瞳的隨扈(自帶惡魔旋轉投影特效)(《黑執事》,是你?)

前2/3超好看,但我覺得好看的原因可能會讓製作方生氣——有《台北物語》的潛力。

《台北物語》是曝露電影製作過程眉角、創作者之初心的赤裸,《幻術》則像是看到老藍男褪盡衣衫對李登輝的赤裸告白。

明明是因著319槍擊背後的陰謀論指控李,卻成為一種頌揚華獨教父「台灣的胡迪尼」的情書:日本老師/長官/友人對他寄與厚望,美國外交官看到他就讚明日之星;他才自言沒有人脈,下一個鏡頭原本持異議的中常委都紛紛附議他成為國民黨黨主席⋯⋯。

而且李登輝還自帶公主光打光。

電影對整個政治態勢的描摹,誇張地粗淺。但轉念一想,這些台詞有著老藍男無比的真心,反應了內心有華獨糾葛的老藍男「我的登輝時代」(遙映《我的少女時代》)的心靈樣貌,或許也符合了那些政治人物能脫口的而出的貧乏、傲慢、幼稚、敷衍的真實話語。之間的角力宛若宮鬥劇卻比宮鬥劇不驚心不動魄,有著單純的:「蛤?」——當李登輝露出邪魅一笑直接對美國外交官李潔明說出「你沒有那麼傻嘛」時,觀眾也不傻,只是傻眼。

電影中的李登輝如何運作權力也是一種言情小說式的描寫。就像珍妮佛勞倫斯在《紅雀》裡演的間諜,人人都想上她,用其他資本、權勢去對抗或換取她的肉體魅力。《幻術》裡因為因果動機描繪很薄弱,他的肉體或人格魅力也草草略過,更顯得真正的幻術,其實是觀眾看不見但電影強行施加在李登輝身上的魅力。

看似(想往《為副不仁》[Vice]發展)的陰謀論諷刺政治喜劇,卻變成「我的李登輝哪有那麼不可愛」的(BL)愛情喜劇。

我進一步幻想,如果影像更風格化更精巧,或許能成為台式的《上流世界》(Loro)——開拓一種對現實政治人物淫逸炫人的批評——而不僅是尷尬的,黑/粉對嘔像/偶像的一場過於喧囂的人身攻擊/告白。

0 comments on “台灣電影BL新浪潮(仮)|《下半場》、《狂徒》、《幻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