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

EP32 在車上,妳欠我一個故事


0:00-22:00 說故事與被故事說
22:00-50:20 成為自我證成預言的敘事
50:20-1:13:20 高槻做為一種獨立器官
1:13:20-1:37:38 高槻的直視鏡頭
1:37:38-1:46:37 男人與女人的除魅與復魅
1:46:37-2:10:27 作品結構的分析
2:10:27-2:17:53 結尾雪景戲的問題
2:17-53-2:47:15 濱口作品的特色及更好版本的想像(《意外的春天》與《藍色情挑》分析)

■來賓介紹:Alfredo橘貓

●如何理解《在車上》(Drive My Car)中「戲中戲」的設定?如何理解《在車上》中不同人物敘事之間的碰撞?這些敘事的碰撞又如何放在「戲中戲」的框架中去理解?「講故事」、「故事接龍」或是「講述不在場的事件」為何是整部電影的重心?與整部電影的主題及影像表現上有什麼樣的呼應?

●該如何理解高槻的直視鏡頭?直視鏡頭做為濱口龍介電影常見的鏡頭語言具有什麼樣的意涵?濱口是如何設想他直視鏡頭的處理?別的導演的作品有沒有類似的作法?濱口電影的特色是什麼?如何看待「言說」與「聲音」在濱口龍介電影中的意義,以及將不同類型的言說置入於影像上所代表的意義?

●如何理解高槻講述八目鰻續集在整部電影中的意義?這場車內戲究竟想要表達兩個人之間怎麼樣的交鋒?又該如何評價高槻這個角色的人物設定?為什麼會說《在車上》的男性角色的內核都很「簡單」?這種「簡單」和他們將女性給神秘化的異男視角有什麼關係?濱口龍介又如何在改編的過程中,把被男人神秘化的女性給除魅?

●整部片有什麼部分是在設計上有一些問題的?車子在作品意義推進的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為什麼雪景戲的部分有人認為處理得不好?如何想像一個更好版本的《在車上》?有沒有跟《在車上》在主題及設計類似的作品?《意外的春天》與《藍色情挑》在什麼意義上跟《在車上》的主題及設計有相似之處?

Paypal 小額捐款

支持我們繼續創作,請自由捐款,甘溫您。

US$5.00

0 comments on “EP32 在車上,妳欠我一個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