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甜寒

文字路上(永遠的)小小學徒。
ACG 電影 影評

2017視聽筆記:電影

原本打算細細地寫這些相遇。寫這些,像是親近另一個人的執著,反覆對他/她一切表現的蛛絲馬跡不斷編碼、建構、再解構。這樣的過程,比如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之於那兩人是相遇,之於我們觀眾則是召喚,召喚諸多相遇的過程(見文),而寫下來,除了單純紀錄和捕捉思考的流動,使之定型,所產生的奢侈的、冗贅的、無用之用的,所有的其他,或許更是種偽裝的幸福。就像誕生在電影誕生之時,如影子一般取代本體的,捕捉紀錄以外的勝利。與其說這是複製現實連同其虛幻的維度,不如說是反映自然與反自然雙生的、新的認識世界的方式。

電影 影評

《第三次殺人》:是枝裕和的,獻給虛無的供物?

這樣拒絕真相和定論「曖昧」的法庭劇、推理劇,並不僅在於透過看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什麼都不瞭解、曖昧難辨的現實,指控某種生命治理的、洞察犯罪(生理心理)原因的通俗焦慮。而是人與人關係之間曖昧難解的影響和共振,在許多惡行與悲劇輕易被歸為人性缺失、關係冷漠、各種(說詞比內容更)虛無的解釋傾向時候,會是一種抵抗,這可能很中性、不懷抱太多的善意,但卻是在漫長與廣大的世界中,不曾解去、不可迴避的柔韌之網。這不是獻給虛無的反推理,而是抵抗虛無的人。

電影 影評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2017):美的自證

這部電影,更在於已然經過的、不可取代的初遇,魔法雖然解除,而什麼事情正要開始。對看電影的人來說,某部電影的初見,那種最新鮮、難以捉摸、全然幻術般的時刻也是無法再現,但這部電影並不僅是這種惆悵。而是透過移情去召喚記憶,召喚那些初見一般的戒慎戰慄、大悲大喜,童年少年的神聖時光,熱烈又不敢接近的想望,透過否定他人的防衛而更生自我厭惡的痛苦;還有那燃盡又新、對生命與美不絕的愛,憐取眼前人、眼前事物的甜蜜衝動。

駱以軍《匡超人》:但願沒有人記得,只是你記得

就像他的書帶給我們的,與其說是「我記得」式的鄉愁,更是不得已放棄線性史觀的、「沒有故鄉是種鄉愁」的鄉愁,這更被催生於,歷經了這些年,種種比虛構更虛構的恐怖顛倒現實,曠野中還在行走,崩塌的書頁中還在讀著,理解從未達成足以讓人感到安全的閾值,但他仍在寫著,這樣的溫暖。

2017 閱讀筆記:虛構類十選(下)

5.《盛夏之死》
我們的「少年時代」。

6. 重讀 坂口安吾
作品的受歡迎程度和話題性,導致了不幸被選中的字句變成了格言,格言卻失去了他的情境。

7. 推理:譽田哲也《草莓之夜》系列和中山七里《泰米斯之劍》。
姬川玲子這個角色,好像在水潭中不斷投石探問,圍繞著她自身的問題,案件的問題,更是在陽剛工作環境的性別問題,都是不斷擴散且互相干擾的波紋。
/
悲傷(而弔詭)的:加害者本身的,反人性的人性,犯罪幾乎是種極端的理性和洞察,而受傷的人們被迫走往非理性之道途。

8. 其他2017新書:《做工的人》,《文藝春秋》,《我住在日語》

9. 現當代台灣作家的中文創作:《花甲男孩》,《感覺有點奢侈的事》,《邦查女孩》

10.漫畫:重看中村明日美子《哥白尼的呼吸》及其他
即便在她更為「純愛」的作品,她仍是耽美到近乎獵奇的。在她的筆觸之下,並置重疊的畫格,以及兩個主體的接觸,不就是不可超過特定距離靠近的原子或星球,一旦接近導致的驚心和恐怖嗎?

ACG

非遊戲宅的2017年度遊戲五選

寫給遊戲愛好者,更代表非遊戲宅(雖然還是宅),寫給不玩遊戲的人。

1.《福爾摩斯:罪與罰》(Sherlock Holmes: Crimes and Punishments)
適合推理迷(和《福爾摩斯》系列原著迷)。
2.《福爾摩斯:惡魔之女》(Sherlock Holmes: The Devil’s Daughter)
適合動作推理迷 #Features孤兒怨和福爾摩斯華生多元成家。

3.《返校》(Detention)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4.《The infectious Madness of Doctor Dekker》
要成為好醫師就要先成為好病友(不對)。

5.《Firewatch》
靜靜的發生。

電影

《魅惑》(The Beguiled,2017):柯波拉的實驗室與冷酷異境

柯波拉十分清楚她想要做的是什麼。簡省了奴隸角色、清潔了衣裳、隔絕了戰火、梳開了糾葛之網(sort of melodrama)、消毒了男性性剝削幻想的,霧氣與林蔭瓶中世界(in vitro),是那麼如其份,既好,也是她一貫的百無聊賴之美。這不是以打破第四道牆直指觀眾的現實為目的,而是透過帷幕中的帷幕、一幢南方哥德房屋針孔成像的電影。而在這深處,上鎖房間裡的窗外讓我們的「現實」成為遠處的虛像之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