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文章

ACG 電影 影評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也非蒼涼,那溫柔、私我的手勢

鈴創造了電影世界外的畫中世界。
但不願意給觀眾看的才是最屬於她的,暴露給觀眾的那些是她不擁有的。
她「不擁有」那突發、尖厲、壓倒性破壞一切的戰爭場景,所以將那些入畫。而她又擁有戰爭綿長、沉重的戕害而一度不去畫。直到這來不及反應的壓倒性及長遠以至日常化的沉痛達到了某種合一。

電影

《魅惑》(The Beguiled,2017):柯波拉的實驗室與冷酷異境

柯波拉十分清楚她想要做的是什麼。簡省了奴隸角色、清潔了衣裳、隔絕了戰火、梳開了糾葛之網(sort of melodrama)、消毒了男性性剝削幻想的,霧氣與林蔭瓶中世界(in vitro),是那麼如其份,既好,也是她一貫的百無聊賴之美。這不是以打破第四道牆直指觀眾的現實為目的,而是透過帷幕中的帷幕、一幢南方哥德房屋針孔成像的電影。而在這深處,上鎖房間裡的窗外讓我們的「現實」成為遠處的虛像之異境。

電影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曼妙對位法下無法休止的困境

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的的規則總是如此具體,也因這樣具體而簡單有效,這次他在《敦克爾克大行動》為我們展現的是:曼妙對位法下無法休止的困境。
這樣的策略,比起單純是「災難、懸念而後被拯救」劇碼的線性解釋(即,「這就是一個空軍要努力支援,船把人接走的故事」),更關於這樣逐漸收束時間差的對位法讓海浪之蔭、岸上黃沙、橘火黑海、海天一線,空色之風、風中之沙回復成一個圓、一個網、一種彼此有干係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