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推理

電影 影評

《第三次殺人》:是枝裕和的,獻給虛無的供物?

這樣拒絕真相和定論「曖昧」的法庭劇、推理劇,並不僅在於透過看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什麼都不瞭解、曖昧難辨的現實,指控某種生命治理的、洞察犯罪(生理心理)原因的通俗焦慮。而是人與人關係之間曖昧難解的影響和共振,在許多惡行與悲劇輕易被歸為人性缺失、關係冷漠、各種(說詞比內容更)虛無的解釋傾向時候,會是一種抵抗,這可能很中性、不懷抱太多的善意,但卻是在漫長與廣大的世界中,不曾解去、不可迴避的柔韌之網。這不是獻給虛無的反推理,而是抵抗虛無的人。

ACG

非遊戲宅的2017年度遊戲五選

寫給遊戲愛好者,更代表非遊戲宅(雖然還是宅),寫給不玩遊戲的人。

1.《福爾摩斯:罪與罰》(Sherlock Holmes: Crimes and Punishments)
適合推理迷(和《福爾摩斯》系列原著迷)。
2.《福爾摩斯:惡魔之女》(Sherlock Holmes: The Devil’s Daughter)
適合動作推理迷 #Features孤兒怨和福爾摩斯華生多元成家。

3.《返校》(Detention)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4.《The infectious Madness of Doctor Dekker》
要成為好醫師就要先成為好病友(不對)。

5.《Firewatch》
靜靜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