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焦安溥

靈光 音樂 劇場

阿比查邦的《熱室》,安溥的《煉雲》

盛裝影像的為什麼是方形,方體? 因為比起圓球,畢竟我們掉入的是框之中。
在框之中,熱室和煉雲都似乎關於擠埃觀看和所觀看的事物的擠埃,關於顯現光的霧和光顯現的霧,但更是關於在閱讀的焦慮、影像的飢餓時代裡,影像和框的流變之中,那個現時的個人,對應她它他們的內心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