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駱以軍

駱以軍《匡超人》:但願沒有人記得,只是你記得

就像他的書帶給我們的,與其說是「我記得」式的鄉愁,更是不得已放棄線性史觀的、「沒有故鄉是種鄉愁」的鄉愁,這更被催生於,歷經了這些年,種種比虛構更虛構的恐怖顛倒現實,曠野中還在行走,崩塌的書頁中還在讀著,理解從未達成足以讓人感到安全的閾值,但他仍在寫著,這樣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