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Adaptation

電影

院線通信|被愛妄想症:以你的名字呼喚你

這是個虛偽的選擇遊戲。只有妳自顧自的喜歡,要怎麼僅僅燃燒自己繼續下去沒有終點呢?喜歡妳的,為什麼不可能終將在某個瞬間讓妳好好看見他,為他有一瞬間的動搖?但誰也沒辦法預測什麼。生命在醞釀,有驗孕棒可以測試,愛情尚未醞釀,如果有測試真愛的試紙就好了。但生活太複雜,各種化學效應的添加、調和、稀釋……要到哪一個時刻才能確定這個測試結果的答案?

電影 影評

電影中的三島:在原著與影像的對立中,仍然「三島」

《金閣寺》的金閣寺建築,它超越了形體,超越了概念、聲響,成為美的巨大幻影,甚至成為主角在逆境中賴以生存的重要條件,但為何這樣絕對的美,令人無法忍受,非要對它產生毀滅的期待才能生活?《愛的飢渴》裡,悅子在生活中的遊戲,是一種,一邊去想像自己愛著誰但一邊抗拒的自虐,來迴避生存的空虛,但這個遊戲卻在攀升至肉體相親頂點的時候,轟然毀滅。在《肉體學校》裡,年長的、游刃有餘的女主角原本要帶給年輕難馴男孩的「成長教育」,最後反而落在她自己身上。但她的成長又是什麼?起因於肉體的吸引力,這段她主動尋求的關係,卻讓她不斷地受困於自己對於男孩的想像和解謎……

電影 影評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2017):美的自證

這部電影,更在於已然經過的、不可取代的初遇,魔法雖然解除,而什麼事情正要開始。對看電影的人來說,某部電影的初見,那種最新鮮、難以捉摸、全然幻術般的時刻也是無法再現,但這部電影並不僅是這種惆悵。而是透過移情去召喚記憶,召喚那些初見一般的戒慎戰慄、大悲大喜,童年少年的神聖時光,熱烈又不敢接近的想望,透過否定他人的防衛而更生自我厭惡的痛苦;還有那燃盡又新、對生命與美不絕的愛,憐取眼前人、眼前事物的甜蜜衝動。

ACG 電影 影評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也非蒼涼,那溫柔、私我的手勢

鈴創造了電影世界外的畫中世界。
但不願意給觀眾看的才是最屬於她的,暴露給觀眾的那些是她不擁有的。
她「不擁有」那突發、尖厲、壓倒性破壞一切的戰爭場景,所以將那些入畫。而她又擁有戰爭綿長、沉重的戕害而一度不去畫。直到這來不及反應的壓倒性及長遠以至日常化的沉痛達到了某種合一。

電影

《魅惑》(The Beguiled,2017):柯波拉的實驗室與冷酷異境

柯波拉十分清楚她想要做的是什麼。簡省了奴隸角色、清潔了衣裳、隔絕了戰火、梳開了糾葛之網(sort of melodrama)、消毒了男性性剝削幻想的,霧氣與林蔭瓶中世界(in vitro),是那麼如其份,既好,也是她一貫的百無聊賴之美。這不是以打破第四道牆直指觀眾的現實為目的,而是透過帷幕中的帷幕、一幢南方哥德房屋針孔成像的電影。而在這深處,上鎖房間裡的窗外讓我們的「現實」成為遠處的虛像之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