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animation

ACG 電影

押井守的造夢說明書

我也驚奇於自己每次重看押井守作品(尤其《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的迷茫感:我真的有看過嗎?還是「看過電影」這件事本身不過是被植入記憶中的一個鬆動、脫落的念頭?因為每次看,都覺得華麗而陌生得不可思議。不只是大量的獨白、複雜的敘事、套層結構的晦澀,還有動畫作為無中生有打造的世界疊層的細節、渲染的輪廓、幾何變形的動勢等種種幽微縫隙所帶來的「升維」效果。

ACG 電影

今敏之妄想訪談人:化石會夢見電子羊嗎?

而身為造夢者先驅,不像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Edward Nolan)的規則堅實的推演,也不是戴倫.艾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濃稠的(教科書樣本)精神分析感,今敏所製造的夢境,有一種比夢更虛幻的味道。那是通勤電車上日復一日看著自己的倒影,偶然閃過的一道陌生與異變。又可能,是你自己真的變了、動了。

ACG 電影 影評

愛在腐敗蔓延時:魏斯安德森《犬之島》

延續《犬之島》的世界,或許我們可以自行透過「如果」,這樣的奇幻設置,穿梭到更遠的地方。如果當時沒有按下紅色按鈕,如果這世界的貓消失了(在《犬之島》裡沒有話語權、被邊緣化的貓),如果少年不是有來由地愛狗,而狗不是無來由地愛人,如果無論如何腐敗仍會重來,如果你的眼淚甚至沒有果核大小的意義,而你是誰?我是誰?我們可以成為誰。